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中国文化史迹踏查记——青州篇
发布日期:  2018-06-13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2015年9月27日-30日)

  文:穷思

 

 

 

 

 

 

 

  二十七日夜幕时分抵达青州。

  出了高铁站,门口泊着几辆出租车,因时值中秋的缘故,街道上车少人稀显得很空旷,预订的住宿地点紧邻范公亭,距此约13公里车程,遂与返家过节的归人们拼车同行。饭后出门散步,沿着范公亭西路折入驼山南路,再向东转入凤凰山西路,路边道沿儿上种的山楂树挂满了果实,风有些凉。某处街角昏暗的灯光下有两个人摆着旧书摊,偶有一两个散步的人经过,驻足翻看一会儿。行至青州南阳古城的阜财门处,见几个扛着单反器材的摄影发烧友,正在以城楼为前景拍摄满月的影像。

  今夕何夕。

  行走在异乡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想起千载之前晏殊的诗:“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

  《禹贡》中称“海岱惟青州”,作为古九州之一的青州,设县治历史长达两千二百余年,自西晋末年至明洪武九年,是鲁中山地以北平原地区的中心城市 ,其间还曾做过南燕国的国都(历时12年)。青州的南阳古城内至今格局完整,仍保留有北门大街、东门大街、偶园街、北营街、南营街与昭德街等明清古街道。高大的阜财门楼上悬挂二匾:“云开天府”“地控九邦”,入阜财门向北,一路所见偶园、培真书院、宋槐等古迹,又有十余处跨街石牌坊,虽为前些年重建修复,但做工可称为佳。巷深人静,北行1.5公里至范公亭西路,再沿路西行约1公里返回住所,一夜漏声遥,魂梦去迢迢。

 

益都县城图(引自:康熙十一年《益都县志》)此图方向:上南下北

 

 

 

  1941年日本法藏馆刊行的《支那文化史迹》(以下简称《史迹》)第七辑中收录有常盘大定与关野贞于大正十三年(1924)在青州考察时拍摄的59组照片,以云门山、驼山两大石窟及其造像为主,另有青州南阳古城及金石保存所内遗迹、遗物,如法庆寺、玄帝观、真武庙、范井、文昌宫、《北魏张宝珠等造三尊石像》、龙兴寺钟、青州刺史临淮王造像碑等。此次踏查,主要是比对这些九十年前的图像,寻找同样的视角进行故地重访,并且观察并记录其现存状况。

 

 

  28日晨起,从范公亭西街出发,租车至云门山,车程约6公里余。当日阴霾,可见度不高,沿途所见,远山只有模糊的轮廓。车行至云门山景区门口,向北可见常盘大定当日远眺之山形。检票后步行登山。

  行至半途,临崖建有望寿阁,此处原为隋唐时期的佛寺,宋代改为灵官庙,成为古青州的著名道观,上世纪40年代时毁于战火,现存的建筑为80年代重建,因此处与山顶摩崖大“寿”字遥遥相望,故更为今名。

 

 

  过望寿阁拾级而上不远处,道旁有石洞穴(名曰:万春洞)及摩崖题记若干,据洞口指示牌上所述,明代嘉靖年间青州衡王府在天然洞穴的基础上开凿此洞,寓意万年长春以彰显云门山“寿”文化,洞内有陈摶侧卧睡姿雕像以及石床、石泉等遗迹,洞壁上还刻有明代雪蓑道人衡王府内掌司姜云谷等人题刻。洞口今已封铁栅栏,洞中左壁下即“陈希夷卧像”,因洞门封闭无法入内,仅得以在洞口拍摄此石像现状。据常盘所记,根据洞入口上部所题刻的“陳希夷,崇禎甲戌”字迹,判断此造像雕刻于明代崇祯七年(1634),洞内空间狭小仅容一像。据常盘描述,陈希夷横枕于《金丹正理大全本》上 ,此像虽被评价为手法拙劣,却是推测此山道教化时代的有趣资料。

 

 

 

 

 

  再行至云门山顶部,海拔约421米。此处巉岩兀峙,其上建有石砌“天仙玉女祠”一座及康熙年间修建云门山碑记一通。断崖下洞穿一门,门内两壁有题刻若干,南面门上题刻“雲門”,其上及两侧为佛教石窟及摩崖造像若干。

  据咸丰《青州府志》载:“云门山在府城南五里,《齐乘》上方,号大云顶。有通穴如门,可容数百人,远望如县(悬)镜。泉极甘冽。崖壁上衔蚌壳结石,相传海田所变。唐天宝中,北海太守鼓城赵居贞登此山投龙,为元(玄)宗祈寿,赋诗刻石壁记其事,见《全唐诗》。” 这一段文字完全摘录于元人于钦所撰《齐乘》,此外还摘录了其中所载宋金时期的前贤名宦们在此留下的六例摩崖题刻条目,但对这些属于大云寺的佛教石窟却只字未提。

 

 

云门山川图(引自:康熙十一年《益都县志》)

 

 

 

 

 

 

 

  《史迹》中遴选了常盘大定与关野贞当年所摄四组造像龛窟(1、2、4、5)的照片共计14张。当年所摄照片中第一龛与第二龛之间的建筑一角,今已仅存遗迹,而龛内佛教造像亦各有损毁,尤以头部为甚,经粗略对比,其第一龛内主尊及右胁侍菩萨的面部皆遭砸毁,龛内右方壁刻小佛也有部分损毁。第二龛内右胁侍菩萨头部华冠及面部上半部遭损毁。

 

 

 

 

 

 

  第四龛与第五龛位于云门之上,位置较高、无梯可登,此二龛实为平顶方室石窟,东边的第五窟外左侧刻有“云门山大云寺”六个正书大字,窟顶略呈穹状,三壁浮雕千佛于主尊释迦、二弟子、二菩萨及二护法天王身后,释迦佛双足下垂,倚坐于方座上,在常盘的记述中,主尊释迦佛的面部已遭毁失,从存留的躯体可见其显现出深受中印度笈多样式影响下的盛唐风格——形体丰满、薄衣贴体 。沿石窟三壁下方凿刻有坛台,方座下方的坛台上浮雕有一茎两朵盛开的莲花,用以承托释迦佛下垂的双足,在莲花两侧则浮雕有男女供养人及其侍从共9人形象(男性供养人身后刻有3人,女性供养人身后刻有4人),此外,龛内坛台上刻有“开元十九年岁次辛未□丑朔十五日辛卯毕工”等铭文,记录了这座石窟开凿完工的具体时间。

 

 

  位于西边的第四窟龛门上刻有“超尘离梦”四个大字,窟内顶上还保存着藻井画痕迹,但双足下垂式的主尊释迦佛像及其左右两侧弟子、菩萨及护法天王的头部亦遭砸毁,其损毁程度与第四窟相似,没有题记铭文,常盘据第五窟内的造像风格及样式推测其年代与第四窟相近 。两窟面积狭小,据记载,第五窟方五尺,高仅四尺五寸多,第四窟亦方五尺五寸许 ,此次经从断崖徒手攀爬入龛内实地观察,两窟内仅容鞠身而处,对于拍摄而言距离也很狭促。

  《史迹》中特别刊载了刻凿于云门山崖壁上的北宋嘉祐初年《大云寺主僧守忠传碑》的拓本图像,其碑约宽六尺、高五尺许,四周刻有唐草纹饰。这位北宋初年的大云寺僧人守忠原籍沂州沂水县,俗姓霍,自幼出家做头陀苦行,后蒙真宗皇帝圣恩,受具足戒剃发为僧,大发愿心、诸方化缘以修葺兴建寺院,并获得总揽青州军政大权的建武军节度使曹佾的赞助与支持,得以使青州佛教一度中兴。在这通摩崖碑的文末,还刻有四例北宋嘉祐至治平年间名宦们游览云门寺时留下的题名,以及一例清康熙十四年(1675)游人题名。

 

 

  沿着云门之南,从东向西转入云门之北,在北面最西端偏僻凋敝处,岩石壁面上减地平雕一道者打坐的侧面像,据其左侧“马丹阳祖师打坐真相”题刻来看,这幅摩崖刻像被认为是全真七子之一——马丹阳(1123-1183),其右侧又刻有“净意子王西祁”、“冀阳书”等字。常盘认为这可能是一处元代的遗迹 ,而姜生认为此“马丹阳”像为“明嘉靖年间青州衡王府内掌司冀阳周全所造” ,姜生详细介绍了这尊摩崖造像的基本情况,认为其造像者即与右侧题记中的“冀阳”有关,他在云门山巨型摩崖石刻“寿”字的题款“大明嘉靖三十九年九月初九日,衡府内掌司冀阳周全写”中亦发现了“冀阳”二字。此次在又云门之南第一龛外西侧所见嘉靖十三年(1534)题记:“嘉靖拾叁年五月拾叁日,衡府内典寶正賈玉曾登此山遇道士,黃雲王清富一同発心脩建泰山娘娘行宮並各殿廟,永遠為記耳。冀阳書”,可为佐证。对于云门之北巨大的“寿”字以及诸多明代以后摩崖题记等,常盘在他的书中没有过多的着墨。

  如若天气澄明,在云门山顶即可观览驼山,但两山之间仍相距20分钟左右的车程,步行下山至云门山景区门外,搭乘当地村民的载客面包车,穿村而过,道旁石片砌建的房屋间种植着挂满果实的山楂树。

 

 

  驼山位于云门山之东,在接近其山巅的崖壁上,开凿有大小六所龛窟,皆为隋唐时期所造,其顶上为道教场所“昊天宫”,其由全真道士李守正创立于元至元十五年(1278)之前 ,从现存的驼山历代碑刻记载可知,该处宫观自元初至清末皆有修葺。今石窟修建护墙并在龛口设置有铁栅栏门及监控摄像头等安防设施,造像大部分保存状况较好。

  驼山第一龛为唐长安二年(702)造,根据调查对比,其内主尊右侧胁侍菩萨头部被毁。

 

 

 

 

 

 

 

 

 

 

  第二龛被认为是具有着驼山石窟中最优美的造像 ,经此次比对,发现主尊左臂至手掌的裂缝经修复,而左臂后方两尊小型立佛及内壁菩萨立像的头部、面容则有程度不等的损毁。

 

 

 

 

  第三龛则经过在地文保工作人员对龛内地面的清理,露出了最下一层的造像。在一篇介绍驼山石窟造像的文章中刊发有一张黑白色照片 ,从主尊左下方站立的三个游客背影对比可知其造像的形体高大。

  《史迹》第七辑中未刊出驼山第四、五龛及其两龛间摩崖造像的图像资料,但在其《解说》中进行了文字描述 。根据常盘当时的记录,知第四龛天井上原绘有青绿色的忍冬纹装饰图样,但已剥落过半,此龛中所有造像的面部皆被毁损,从其样式判断其造像时期属于隋初;第五龛释迦佛本尊左右两侧的胁侍菩萨头部已缺损,在龛前原本架有木构屋檐,亦已仅存遗迹,该龛无题记铭文,据其造像样式认为无疑属于隋初,此后在上世纪50年代,阎文儒曾在实地调查后撰文记述其开凿造像年代为唐代 ,90年代李裕群亦赴对此地实地考察,认为第五龛开凿年代略晚于第二、三龛,其造像样式属于隋开皇年间,并提出第二、三龛的造像题材“均为西方净土世界的教主无量寿佛及其上首菩萨观世音和大势至主尊”,而不是常盘所认为的“释迦佛” 。比对图像资料可知,阎文中误将第一龛记为第五龛,故记录有误。

 

第四龛·龛内

 

 

  第四、第五龛间的摩崖造像中倚坐佛的头部及双手亦缺损。比对今况,可知其旧貌得以基本保持,局部更有剥蚀残毁,造像表面残留有涂刷铁栅栏时滴落的防锈油漆痕迹。

 

第五龛·龛内

 

  1996年青州龙兴寺遗址造像窖藏的重大发现 ,出土了二百余尊北朝时期的石刻造像,其中纪年最早者为北魏永安二年(529),这些造像现藏于青州博物馆内。博物馆中还专门介绍了一座视觉上的圣迹——全长2600米、由九座山峰共同形成的“山体巨佛”,即是从驼山向西远眺所见。

 

 

 

  古青州是佛教传播的重镇,至南北朝时期,这里已有千座寺院,其中最具盛名者即是北魏始建的龙兴寺,古称“南阳寺”,据北齐武平四年(573)的《临淮王像碑》中记载:“南阳寺者,乃正东之甲寺也”,“遂于此所,爰营佛事,制无量寿像一区,高三丈九尺,并造观世音、势至二大士而侠侍焉”。此碑亦称“南阳寺碑”、“娄定远碑”,石灰岩质,碑首高129厘米,高浮雕螭龙及佛像,碑额为阳刻篆书3行:“司空公青州刺史临淮王像碑”,每行3字,共计12字,字径17厘米,中有界格;碑文隶书,阴刻29行,每行58字,原文共计1635字,碑文字高约3.5厘米,宽约4.5厘米。常盘大定与关野贞至青州曾拍摄此碑,当时碑尚存立于城外东北隅的文昌宫内 ,因文昌宫今已不存,在询问了青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后,得知这通石碑已移置于偶园正门内南侧。

 

  常盘大定在青州玄帝观内铎楼上发现的龙兴寺铜钟为唐代开元年间所铸,其原刻铭文“北海郡……龙兴寺钟铭”等部分文字及其尺寸等被记载于《益都金石记》中,又追刻有“益都府僧□司大定十三年十二月官造”、“大元天历二年岁次己巳庚午月己未日/益都路总管府建”“皇帝万岁、臣宰千秋/佛日增辉、法轮长转/佛说大明神咒/唵牟尼钵诺铭哞”等金元时期铭文。常盘大定根据钟铭中前殿中侍御史行司户参军崔器、前长史县令行司户参军樊泽等人的名字,推测此钟应铸造于天宝初年。29日,经过实地调查,原位于青州益都县城北门内的真武庙(俗称铎楼庙,亦称玄帝观,玄帝即北极真武大帝)原有建筑今已不存,现为青州市北关初级中学。此钟今已移藏入山东博物馆(济南),之后在山东博物馆内拍摄到了它的现貌。

 

 

  此外,山东博物馆还展藏着北魏正光六年(525)四月十九日“贾智渊造背屏三尊像”,经核查比对,发现此背屏造像即常盘大定在青州金石保管所内所见北魏“张宝珠等造三尊石像”。造像下方明确刻有“大魏正光六年岁次/乙巳四月乙亥朔十九日/癸巳清信士佛弟子贾/智渊妻张宝珠等并/为七世父母历劫诸师兄/弟姉妹所亲眷属香火/同邑常与佛会愿令一切众生普同斯福愿弟/子等生生世世值佛闻法永离众苦乃至成佛/心无退转”等题记文字,仅命名不同。造像一侧飞天处今有部分残损。

  常盘大定在青州金石保管所内所见隋仁寿元年(601)孟弻隶书“舍利塔下铭”(原属青州城南广福寺,为隋文帝分舍利建塔事件的遗物)及金泰和四年(1204)圆雕狮形“金趺石”现皆展藏于青州博物馆中,另有一件元代至元十三年(1293)铜钟,此次未见。

  法庆寺旧址位于青州市区西北西郊营子村西侧,清初由达法和尚倡建,初名“大觉禅寺”,俗称为“丛林寺”,是清代青州府规模最大的寺院。顺治三年(1646),将明代衡王府内一半财产归入寺中,并拓展了寺院范围。据光绪《益都县图志》卷十三“营建志·上”载:“顺治中,敕赐今名(法庆寺),并颁帑金五百两大其门庑”。康熙年间寺院香火最盛,有僧人100余名,土地800余亩,光绪年间寺僧丽吉、中宝、天性相继重修寺院。青州法庆寺与长清灵岩寺、诸城侔云寺、五莲光明寺并称为山东四大禅寺,清代高僧“宏觉禅师”道文心(1596-1674)、“天岸和尚”本升(1620-1673)、“儒僧”元玉(1629-1695)均曾住持过该寺,据青州博物馆藏康熙三十二年(1693)《重修青州万年桥募缘文》碑载,法庆寺僧成行曾经“舍身募化,苦行数载”,筹集资金重修万年桥,大为州人称道。王士禛、康有为等人皆曾至此,并分别赋有《法庆寺阁上望云门山》和《题赠法庆寺方丈慈宽》等诗文。常盘大定到达青州时,法庆寺仍保存完好,寺中立有多通碑石。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青州各界人士齐集法庆寺,举行万人大会,声援北平学生反帝爱国运动。1931年益都县长杨九五改法庆寺为驻军营房,存世近300年的齐鲁名刹宣告终结。今实地踏查,其寺院旧址已成为军事管理区大院,仅在青州博物馆内见1980年出土的一通清嘉庆三年(1798)《法庆寺田庐地产》刻石。

 

  30日上午,入偶园探查《临淮王造像碑》,因其正门在维修重建,碑石所置处为建筑施工工地,碑阴“龙兴之寺”四字正书 被彩钢板遮盖,未能拍摄,仅得以拍到碑阳现状,其被包砌于砖筑碑楼中,并外加铁栅栏门简单保护,与常盘所摄拓本对比,发现碑身中部位置的一道横断裂缝更加明显。

 

  午后,入范公亭公园。这座位于青州城西的公园地势较为低洼,南阳河穿流其中,植被茂盛、景色宜人。此处名曰“范井”的古迹见载于康熙十一年《益都县志》 及咸丰《青州府志》 ,常盘大定参校两志,并梳理了其中的误漏 。

  从两志的记载中可知,范仲淹出任青州知州时有惠政于民,阳溪之侧便感应涌出醴泉,范公在这孔井泉上建构了一座亭子,郡民感思范公,遂名曰“范公亭”,亭子周围古木蒙密、尘迹不到,并留下了欧阳修等多位贤达的赋诗刻石。范仲淹之子范纯仁亦曾因此井泉作七言律诗以纪念他的父亲:“胜概因人得久保,此泉疏凿自先君。澄源不负当时意,清影犹涵昔日云。养正廻当深涧下,朝宗应与众流分。今逢贤帅光陈迹,名逐新诗海内闻。”

  明末,祠宇倾废殆尽。清顺治十七年(1660),知府夏一凤捐俸修复了这座亭子,并题匾“一片冰心亭”以记之,同时重修范公祠,并修建了富弼、欧阳修二祠,更名为“三贤堂”。康熙年间,范公亭及三贤堂已成为青州城内香火旺盛的一处游观胜迹,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及五十七年(1718),青州的两任知府张连登、陶锦先后重修了这处名胜景观,道光二十年(1840),知府方用仪再次重修。

  今日所见亭子及井沿皆为复建之物,亭子形制大体保持着常盘所见六角飞檐的原貌,顶部有所更改,但六根石柱应是原物,石柱前后分别刻有两幅楹联:“井养无穷兆民允赖,泉源不竭奕世流芳”、“四境著闻行若无事,千年遗址因其自然”(常盘大定与关野贞所摄图像即为此柱面)。

  夜幕降临前,动车离开了青州,驶向下一站——济南。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黄河岸边藏着一个低调的“石头城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