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河东运城
发布日期:  2018-09-25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把山西的运城和水浒好汉城郓城分不清楚,直到这次和父母一场说走就走的远行,先是一不小心一脚踏上三省之界兀自开心了许久,后抵进运城才知此运城非彼郓城。  
  运城古称河东,河东狮吼中柳氏的家乡就指运城。其名字的来源跟盐运有关,这里自汉朝起就是重要的盐产地,称为司盐城,元朝时更名"潞村",盐池所产之盐被称为"潞盐",直到现在,运城盐湖仍在产盐,人们还将湖中的黑泥、盐水,用来嬉戏和养生,让古老的盐湖和现代接轨,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运城亦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上古传说中女娲以石补天、黄帝大战蚩尤、舜耕历山、禹凿龙门、嫘祖养蚕、后稷稼穑等传说均发生在运城。从历史名人来说这里不仅是关公故里,还涌现出了张仪、司马迁、薛仁贵、王勃、王之涣、王维、柳宗元、司马光等文臣武将,都是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俊秀人才,真是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我们三人不由仰天作揖,希望借点运城的灵气和才情。  
  车过秦,晋,豫三省交界点的黄河大桥,桥中一个行脚僧穿着一件发白的旧的僧服,背着方形竹篓、戴着斗笠、脚蹬草鞋、骄阳似火、汗水如雨,却目不斜视,满脸庄严大步前行,对比桥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在这浮躁喧嚣的尘世中,能遵从自己的内心,坚定自己信仰的人,足已让我心生敬仰,很想给他好好留个影,可桥上不敢停车,我只能一再拉长相机镜头,拍下这发人深思的一幕。很快,僧人落在我们视野之后。我们又急忙寻找风陵渡景区,想一览黄河古渡天蓝草碧黄水滔滔的景象,便匆匆离去,无奈的是这个古渡口遍寻不得。想着这长长的黄河总该会有别的渡口,姑且慢慢向西游荡,误打误撞来到了普救寺。  
  普救寺是中国唯一一座以“情”闻名的寺庙,元代四大喜剧之一的《西厢记》就发生在这里。这里有张生借宿的“西轩”,有莺莺寄居的“梨花深院”,二人的旷世之恋在这里萌芽,历尽坎坷终成正果,普救寺也因此成为天下有情人向往的圣地,这里的门口放着一个大型鎏金锁,上面写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字样,在寺庙中如此“嚣张”的言情,也只普救一寺了。可惜,我们那天来的太晚,没有机会进入寺中一览风采,只能望着寺门,看着三层台的殿宇楼阁,望着树木中隐逸着的廊榭佛塔,想着张生的西轩,莺莺的梨花深院,似乎能听见莺莺塔中一阵阵响起的回声,低回、缥缈、悠扬……  
  此情此景如何不让人神情荡漾,满腔的情感似是要喷洒而出,于是由父亲起头每人作诗一首,并决定后面的景点每景一诗,于是三首“舞文弄墨”的诗就这样“横空出世”。
  
  风陵再渡                 渡风陵           再过风陵渡
  
  陈默之                   陈旭             苦李子
  
  蒸面一碗自安康,     风陵一渡三省定,    再过黄河渡风陵,
  
  奇骏飞奔到西厢。     碧草黄浪接天涌,    芦苇细浪笑相迎,
  
  遇人两相眼波接,     永济普救楼鹳雀,    莺莺待月记西厢,
  
  回住普济又何妨!     笑我苦行三生幸。    永济苦僧自兹行。
  
  此时离普救寺6公里左右的鹳雀楼也已下班,自然没办法登楼感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美景,我只能在出口一个小门处,努力踮起脚尖,高高举起相机想拍下在门外看不到的鹳雀楼,心中焦急又愤懑,恨自己怎么不早来一个小时,怨这里的景点为何夏天5点多就已经下班,让我们白白辜负了这黄河之水,正在我们遗憾不已的时候,一个小商店的老板好心告诉我们要想看黄河不一定登楼景色最好,往西再走一公里左拐就到河边了,那里也能看到黄河,万分感谢这位热心老板让我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我们按照小商店老板指的路几分钟就来到了河边,河边满是随波荡漾的芦苇丛,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芦苇,沿着长长的河道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两边,由于这里是平原,在阳光的照射下根本望不到边去,不知道这些芦苇到底有多少,只能看见滔滔黄水将芦苇洗刷的翠绿欲滴,反正这里是正西方,现在时候尚早我们打算先吃点东西等着日头落下来,好好欣赏黄河落日圆的千古奇景。  
  大概7点左右天色暗了下来,我们在事先找好的几棵大树旁,也是河道正拐弯水流稍急的地方迎接日落,因为这里的这棵树很有意境,在斜阳下给人一种很仙侠的感觉,给这落日平添了几丝朦胧神秘。旁边的空地上游客逐渐多了起来,可有些人嫌弃这满地的泥泞不愿来到树边,也刚好遂了我们不愿被打扰的心。终于日头开始沉下来了,色泽越发红艳起来,我们不愿眨眼拿着手机相机录影的录影,拍照的拍照,欢呼的欢呼,看着如此美景我便请求父亲把我在落日中舞动的样子拍摄下来留作纪念,没想到拍出来的效果真是美的惊人,引得游人纷纷加入,我们不停地创新出新的动作,手捧、擒拿、嘴含、给太阳戴帽子……在光影中体会无限的乐趣。我一直觉得自然给人带来的这种乐趣远比人造景更加摄人心魄,身临其境中总会忘了时间、久久不愿离去,恨不得与这些美景日日相伴。  
  总归是要离开的,大美山西还在等我们,人生就是这样不停地遇见,不停地告别,不停地相逢,不停地辞行。突然想到我们这次旅行,原来规划的路线、行程早在不觉中被一点点打碎重组,新的旅途充满了新奇,多了几分意外,多了几分惊喜,多了几分未知,更多了几分灵动,就像人永远无法预测下一秒会遇见谁?结识怎样的朋友?邂逅怎样的人生?暗自思忖“在生命中某些关键节点你若转身,你若离开,你若迟疑,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思绪至此,日头西沉,芳华殆尽,最是人间留不住,但文字却会永存,心绪翻涌不能平静再赋诗一首以敬黄河。
  
  黄河弄影
  
  黄河起舞影绰绰,
  
  手噙日月光灼灼。
  
  芦苇洗波轻轻荡,
  
  水映骄阳红火火。
  
  (西安市钟鼓楼博物馆 陈旭)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我在仓颉庙的第一个春夏秋冬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