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文化苦旅
发布日期:  2018-08-27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察鸟兽纹跡而作书契仰承天地灵气  
  从甲骨刻痕洐生钟鼎始载人文精华
  
  仓颉,被著名书法家于右任誉为“文化之祖”,传为轩辕黄帝的左史官,也是道教中文字之神。“画卦再开文字祖,结绳新创鸟虫书”,鲁迅曾经说过:“从原虫到人类,从野蛮到文明,就因为没有一刻不在革命”。不言而喻,仓颉造字无疑不是一种文字的革命,从早期的岩画记事,到磊石记事,再到结绳记事,都是一种革命,但象形文字的出现,使这文字的革命更加快速地反应,换句话说,仓颉所创的象形文字是中华文化进程中最有力的催化剂。仓颉龙颜四目,生有睿德,有一年,仓颉到南方巡狩,以羊马蹄印为源灵感,于是他便仰视奎星圜曲之势,俯察鱼纹鸟羽,创造出了代表世间万物的符号。
  
  下里巴人四目顾视  
  阳春白雪六书洐传
  
  下里巴人,阳春白雪,一个世俗,一个脱俗。我想没有任何人刚步入人生就将自己定位成世俗之人,苍茫大地,你我都想成为主宰沉浮之人。"铅刀有干将之志,萤烛希日月之光"。  
  你生而为神,为何竞愿佝偻身形,甘为人后;你生而有光,为何竞愿蹉跎良辰青春,驮担而行;你生而有翼,为何竞愿一生匍匐前行,形如虫蚁,浩渺尘世,沧海一粟。“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返”,我们固然有后悔的权利,但我们已经失去了对过往选择的能力。谁都渴望成为阳春白雪,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也正如王尔德所说“每个人生来都是君王,但大多数在流亡中死去”。在生活的流亡中,在他人的眼光中,在社会的推测中,高贵被消磨殆尽,大多数君王死去了,许多庸人诞生了,但真正的君王在重压下也依然昂着头,最终享受万人的景仰。这可能就是仓颉这类人吧,而我只能感叹世事茫茫,光阴有限,何必奔忙;人生碌碌,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首韧生风飞雾精华头照日月  
  雄开纬地经天事业勋满乾坤
  
  “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的星辰"满天星辰下,只有我赤裸的灵魂,每一个星星就代表着一个伟人,"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如果说历史是一个不断向前滚动的车轮,那么这些英雄就是车轮上的车轴。我仿佛可以看见车辚辚,马萧萧的战场,"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战争的紧张气氛似是扼住了我的咽喉。是贺铸闲呼鹰族犬,白羽摘雕弓,是李贺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是毛泽东的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是从古到今平凡但不平庸之人的英雄气概。
  
  宇宙间天象地宜咸启中华出书契  
  庙堂内柏魂槐韵共讴苍圣创文明
  
  很多人都说我们华夏民族没有信仰,可我深知,我们华夏民族的信仰就是我们的文化和历史,穿过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行走在光怪陆离的现代都市,我们好像连吐息都是计算好的。繁华尽处是一泓源头之水,千秋仓颉庙,华夏文明根。正如柴静所言“文化看上去无形无色,却决定了我们的社会,从何处来,往哪里去”。而文化的主要承载者就是文字,仓颉所造的文字就是中华历史的见证者,“唯有文字能够担当此任,宣告生命曾经在场”。这是因为我们总是来得悄无声息,但又不想去的不留痕迹,于是乎,文字便出现了,再者就产生了文化,华夏民族便有了信仰。  
  我们该坚守的永远都是最美丽的中国文化,不求轰轰烈烈,但求细水长流。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