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白水仓颉庙 | 搁浅记忆,故地重游
发布日期:  2018-08-27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怀着朝圣的心情,我又来到了文祖仓颉故里白水县史官村的仓颉庙。去年我还是以游客的身份拜访,今年我已经成为一名见习讲解员。  
  这里北依黄龙山,南临洛河水,远离城市的喧嚣,宁静的空气抚平了我内心的浮躁。每逢傍晚,我都会独自一人漫步在布满青苔的古砖上,一砖一瓦似乎都在向我诉说着这里的历史。沉醉在这古风古韵的同时,我仿佛看到了五千年前的那位圣人,风尘仆仆,跋山涉水,于莽莽黄土塬,浩浩洛水边,观察宇宙星辰,鱼纹鸟羽,最终创造出了奇妙又富有生命力的象形文字。这些象形文字作为华夏民族的文明符号,更新换代,永不停歇地从5000年的历史长河一直奔涌至今。由此不得不感叹仓颉确系中华第一圣人。  
  远望仓颉庙,土黄的底色上一片郁郁葱葱。走进庙中,一棵棵古树静静伫立,无声无息,但又明明白白地展示着这座古庙的悠久。古柏也许是仓颉庙中最有灵性的部分,历经5000年风雨的仓颉手植柏,相依相傍2000年的柏抱槐,最宜入画的干枝梅柏,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飞檐走壁柏,坚守墙外的不进柏,枯后又荣的再生柏,48棵千年古柏每一棵都让人心生震憾。没有人能说清它们经历了多少风雨的侵袭,倾听过多少朝圣者的心声,见证过多少汉字演变中的精彩瞬间……  
  我总是觉得仓颉庙中的建筑能保留下来是个奇迹。至少历经1800年的朝代更替、自然侵袭、人为破坏,无数个可能都会让这些建筑毁于一旦,但这些可能在当地群众的珍视和智慧下都没有发生。看着后殿内倾的石柱,眼前仿佛出现草原上星星点点的蒙古包,以及战马嘶鸣,风起云涌的元代历史。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人们对字祖的敬仰依然没有减弱,修建了后殿,扩大或者完善着仓颉庙的规模,也强化着文祖仓颉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报厅中北方罕见的卷棚顶式结构、建于明正德年间的并列式对台戏楼、还残留着当年庙会时喧嚣气息的民国窑洞,饱含着民间美好愿望的精细砖雕,还有那宽檐、斗拱、木雕、壁画,在仓颉庙,你可以读到一部纵贯千年的建筑史、品味融合南北风格的中国风。  
  仓颉的墓冢在庙的后方,高4.5米,周长48米。墓的围墙是公元1939年修筑。1939年时任国民政府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的朱庆澜将军专程来仓颉庙瞻拜,他见墓无围墙,心为不忍,便主持修建了一圈护墓八棱砖砌花墙。他还亲手写下对联,镌刻在东西墓门旁。东门“画卦再开文字祖,结绳新创鸟虫书”。上联意思是,继承伏羲氏画卦的创造精神,仓颉进一步创造了文字,成为了文字始祖;下联意思是仓颉结束了结绳记事的历史,新创了鸟迹文字。横额“通德”。西门对联“雨粟当年感天帝,同文永世配桥陵”。意思是,当年仓颉创造了文字,感动了天帝,天帝为了酬劳仓颉,给人间降了一场谷子雨,现在仓颉的陵墓和他所创造的文字,千秋万代的陪伴着皇帝在桥山的陵墓,因为仓颉是黄帝的史官,故为“配桥陵”。横额为“类情”。这两个横额皆是出自《易经·系辞·下》,意思是仓颉创造文字的功劳,可通天地之德,可类万物之情。  
  做为一名仓颉庙的见习导游,我每次都要用很长时间为游客们解读《仓圣鸟迹书碑》,那28个字的曲线很美,有的像山中的烟岚,有的如燃烧的篝火,竟然还有人满腹的心思,真是让人击节叫好。那28个字的创造故事也很妙,天上之水、河流之水、地下之水,共同构成“水”,一弯坑,两支足,形象而简洁的“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扶持。已被抚摸的黑光明亮的石碑折射着无数人对仓颉造字的敬仰,也寄托着无数人满腹经纶的愿望。《广武将军碑》、《仓颉庙碑》等众多记录中华汉字发展重要节点的石碑更是深受专家学者推崇。手触碑上,闭眼感受,好像能摸出汉字发展的历程,那份沧桑,那份坚韧,不由人不生敬畏。  
  仓颉庙2001年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至今这里还保留着“清明祭黄帝,谷雨拜仓颉”的民俗。荀子曾说,“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一也。”可以说仓颉是中华文明的象征,千秋仓颉庙,华夏文明根。仓颉庙是历代文人拜祭“万代文宗”的圣地,今天,它更富魅力,吸引着海内外的游客,我代表仓颉庙欢迎每一位热爱中华文化,前来朝圣的游客。

【上一篇】: 文化苦旅    【下一篇】: 以钟鼓的名义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