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周原大地的寻宝人
发布日期:  2006-02-17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文\秦汉>

    周原地处陕西关中盆地西部的宝鸡一带,是周人的发祥地,遗留有大量大型的宫殿、宗庙遗址及众多的王室、贵族的祖茔。由于西周末年政治经济中心东迁,众多王室、贵族为避战乱,多将青铜礼器埋入地下,因而在周原一带形成了大规模的青铜器窖藏群。自汉以来,周原地区就不断有周代的青铜器零星出土,但缺乏连贯、详细的记载,失群的青铜器比比皆是。近百年来,这里经常有窖藏青铜器发现,文化内涵十分丰富,因而这里被世人誉为“青铜器之乡”。

    原博物馆原馆长罗西章就出生在周原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从少年时代起就对古代的历史文化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他凭借自己半个世纪以来独特的人生经历和长期护宝、寻宝的实践体验,对周原的山山水水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片神奇的故土。说起罗西章和周原的缘分还真不算浅,周原是和周原文物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与周原的缘分就是与文物的缘分。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罗西章在周原大地大显身手的时候,哪里平整土地,哪里开展建设工程,都会有他的身影出现。这个时期,罗西章每年都要跑遍扶风境内的平原大川、山山水水。屈指算来,他在文物战线上一干就是40个年头,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陕西,说到周原就必定要提到罗西章,因为他见证了整个周原文物从无到有,从星星点点的文物征集、挑选到多次参与重大考古发现,直到“青铜器之乡”的美名四海传扬。罗西章作为周原文物的第一代耕耘者,被人们赞誉为“周原大地的寻宝人”。

    记得还在罗西章孩提时,年迈的老奶奶就不止一次对他说:“你是周公爷的娃娃,是他老人家把你送来咱家的,所以你的乳名就叫‘周来’。”从此,在他幼小的脑海里便深深地打下了“周”的烙印。当罗西章长到七八岁的时候,由于家乡没有学校,父亲便领着他到凤翔县城去上小学。当时父亲是个手工业者,在凤翔县城东大街开了一个小小的丝线铺,自做自卖,勉强度日。父亲铺子的隔壁是著名的“老凤祥”银铺,卖的都是金银器皿和首饰。罗家和“老凤祥”虽说是隔壁,但实际上只是门面隔开,后面却同在一个院子。“老凤祥”不但做金银生意,同时也做古董生意,经常有人送来刚从地下挖出来的古董。当大人们在观看或议论这些古董时,只要他知道总是挤进去看看,听听他们的议论。在这些议论中,往往会谈到历史问题和器物名称,他非常喜欢听这些历史故事,慢慢地对历史也有了兴趣。

    罗西章在凤翔师范上学时,由于喜欢历史,连续三年当了班上的历史科代表。他从凤翔县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小学任教员。有一天,县文教局领导下乡时对他说:“到县文化馆工作吧,在那里你会大有作为。”从此,扶风县破天荒有了管文物的干部。罗西章到县文化馆工作不久,齐家村农民挖到一个青铜器窖藏。馆领导得到消息后,立即派他前去了解情况。当时他还没有自行车,这里又不通班车,只好步行往返30多公里把一件青铜器盘背回文化馆。这个盘的中间有一个铭文,当时他并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个“它”字,故盘名叫“它盘”。此后,不论什么地方出土了文物,领导总要派他前往勘察处理。文化馆的库房堆放着不少农民送交来的出土文物,有陶器、瓷器、青铜器------他一有空就钻进去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简直对这些文物爱得如痴如醉。从此,他便与周原文物结下不解之缘。

    1976年春,罗西章有幸参加了由北京大学、西北大学等考古单位联合组成的周原考古队,对周原不断进行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其成果累累,使这个鲜为人知的古老而神秘的宝地声誉鹊起、驰名中外。国内外各大新闻媒体接连不断对周原文物出土消息的报道,吸引许多国内外的专家学者纷至沓来对周原进行学术考察和研究。省文物局领导让罗西章跟省文管会的师傅在周原地区学习文物知识和考古发掘技能,后来又派他到临潼姜寨遗址从事田野考古发掘工作。通过实践,他初步懂得了什么是考古,掌握了一些田野考古知识、技能及文物修复、文物复制等技术。

    罗西章刚开始还兼管全县的文物,后来专门从事周原的考古、管理和研究。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国内外专家学才前来周原考察,他结识了不少历史、文物界的著名学者,聆听了专家们对周原文物、历史的精辟见解和论述,从中获益匪浅。周原是个文物知识的大课堂,他在这里学到了不少专业知识和田野考古技能,使他这个半路出家的文物考古工作者终于在文物这个行当里站住了脚跟。

    扶风县任家村地处古周原的中心地区,地上地下文物遗存特别丰富。千百年来,村民们在生产劳动中常常会挖出宝物来,于是在这一带广为流传着挖宝、藏宝的许多事故。据有关人士介绍,1940年任家村一次挖出各类宝贝多达170多件。由于文物商贩、土匪多次来村侵扰,村民将宝物东躲西藏,致使宝物下落不清。不知流传的这些故事是真是假,这些宝贝至今藏于何处,罗西章想弄它个究竟。

    这年冬天,罗西章开始在任家村一带调查此批文物的去处。他与村里仍健在的当事人交朋友、拉家常,宣传文物政策法规。在谈到宝物的相关故事时村民们滔滔不绝,但一提到藏宝及下落时,村民们便回避或不清了。罗西章又向当年的几位古董商了解这批宝物的去向,古董商掌握一些当年宝物发现后被埋藏、送人、卖掉等情况。罗西章对这批宝物的下落进行逐一查证,终于弄清了这些宝物分别被北京故宫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及周原、扶风县等博物馆收藏的情况。

    有一次,罗西章在街上偶然碰到一个自己的学生。闲谈中学生提到几年前他在一家工厂基建时发现一批“金佛爷”,还有瓷罐、瓷碗、瓷香炉、“铁匣子”等近百件宝物。罗西章当即决定随学生前往当时的知情人处了解个究竟。巧是的,当时工地上的见证人大多是罗西章过去的学生,他召集这些人开了个小型座谈会,主要是回忆当年发现“金费爷”的过程和细节。据学生们说,当地基挖到2米多深时,发现一个用条砖砌筑的方形砖龛,龛内地面铺砖,中间放着一个大瓷罐,罐的四周放有香炉、碗、盏之类的瓷器。“金佛爷”就顺龛壁跟部有规律地整齐放置,各类器物和金佛多达百余件。宝物一现世,就被民工们抢的抢、砸的砸、踩的踩,基本上被破坏或流失。

    罗西章在座谈会上通过宣传政策、讲清情理,动员大家把这些宝物献给国家。由于参加会议大多是自己的学生,会后很快便把这些宝物交了出来,共收到金佛17尊。据了解,有的把金佛放在装有杂物的匣子里,有的把金佛与灶神爷供奉在一起,有的将金佛爷供奉在案桌上早晚烧香跪拜。后来,罗西章在生产队长和学生们的帮助下,先后向该地来回跑了十四五趟,最终收到金佛46尊。据考证,这批鎏金铜佛应是扶风县唐贞观年间所建兴龙寺舍利塔地宫中之物,那件“铁匣子”很可能就是盛放舍利的铁宝函。

    在上个世界的六七十年代,文物作为“四旧”是不能登堂入室的,大多数金属、纸质类文物经常被卖到了废品收购站。罗西章想到这个道道后,废品收购站便成为他常去光顾的地方。他常常抽空往废品收购站跑,钻到废旧书堆里“淘金”,还真拣了不少珍贵的古籍,“经、史、子、集”样样全,不断丰富了扶风县图书馆的馆藏古版线装书。那个时候收藏旧书是要冒风险的,一旦被造反派抓住,就会被扣上一顶政治帽子,他只能偷偷摸摸在暗中进行。他每次跑废品收购站总会有收获,他与方圆几十里地的废品收购人员都混个脸熟。

    从上世界60年代至80年代的20多年里,跑废品收购站不仅是他的“必修课”,也从中掌握了许多规律性的东西:废品中的宝物要数绛帐农副业公司废品收购站多,因为这里是全县各分点的汇聚地。在资源匮乏的那些年代,各级部门十分重视旧物的回收利用,金属类的旧物更是重要的利用资源,但往往为了便运输而将一些大型金属物品打碎。罗西章跑遍各个回收点,要求师傅们对可能是文物的金属加以保护。

    一天,罗西章从西安出差回来路过绛帐废品收购总时,发现近期又收购到30多件宝物,有西周的铜鼎、铜戈、铜车马器,汉代的铜锅、铜炉、明宣德炉等各时期的宝物,仅唐至汉的铜镜就多达18件。地处周原遗址中心的法门公社和周原遗址较多的召公、城关公社,秦汉遗址较多的揉谷、上宋等公社收购站的珍贵文物较多。以法门公社收购站为例,仅197169月的时间里,他便拣到西周完(残)铜鼎3件、铜簋1件、銮铃4件、铜戈壁滩件、镞2件、削1件、马衔2件,汉至宋铜镜5面、汉鎏金铜洗1件,共22件。

    罗西章在县文化馆任文物专干期间的十二三年间,他每次下乡都要在自行车后边带个竹筐,回馆时筐内总是满满地装着征集或拣来的各类文物。据不完全统计,从1969年至1982年,他从废品收购站拣选回来的周原珍宝仅列入《扶风县文物志》的就多达600多件(铜钱除外)。这600多件文物就时代和种类而言,商周青铜器中礼器有鼎、簋、瑚、觚、爵、觯、盘等;兵器中有戈、矛、戟、戚、殳等;车马器有銮铃、衔、橛、镝、当卢、节约;生产工具有锛、斧、凿、削、刀、钻等。秦汉铜器有鍪、釜、甑、盆、盘、勺、耳杯、魁、钫、壶等;乐器有铃、钹、铙等。还有周到明清各时期的铜镜300多面和印章、造像若干等;量(衡)器有汉权、圭、撮等;铁器有汉代齿轮、鼎、炉、刀、铲、镢、瓮、镬等。

    罗西章在扶风县文化馆、周原博物馆工作期间,为国家抢救、征集、拣选各类珍贵文物万余件,亲自修复各类文物千余件,其中有不少为国家级珍贵文物。他主持北吕、黄堆等大小10处遗址、墓葬的考古发掘工作,出土大量的珍贵文物;撰写大量有价值的考古发掘报告、简报和论文,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论文等200多篇,其中2篇专著和6篇论文分别被评为省市级科研成果13等奖。组织举办了《西周历史文物展》等大小10多个展览,其中《西周考古成果展》、《西周历史文物展》、《西周金文名家释评书法展》受到国内外专家和观众好评。1995年发掘确认了西周铜制取火工具——阳燧,被《人民日报》载文堪称为世界奇迹和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罗西章现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中国货币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西安市建筑科技大学冶金学院兼职教授、宝鸡市周秦文化研究会学术顾问,系首届郑振铎—王冶秋文物保护奖获得者、全国旅游行业先进工作者、研究馆员。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