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李大人夫人墓志铭里的封建姻亲关系
发布日期:  2018-05-23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2014年11月2日,有人在东渡大桥北头橡胶坝侧的河滩上发现一通墓碑。碑文清晰可辨,题为“诰命正一品夫人李母陈夫人墓志铭”,细加辨认,原来该碑是为曾任江西巡抚的本县人李文敏的继室(原配去世后,续娶的妻室称为继室)陈氏所立。  
  碑文详细介绍了陈氏相夫教子,团结姻亲,勤俭持家的一生,甚至还有逝世前一天陈氏与家人高兴地看戏,对家人念叨“中丞(李文敏)已离世六年,为人忍让宽厚,你们不要忘记他的训导”之类的细节。铭文由时任西乡县知县张鹏翼亲自撰写,当时西乡学界最高领袖朱存诚书写,赣县县丞田鑫用篆。  
  石碑未见落款,立碑时间不得而知,但应是在陈夫人过世后,即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后,距其夫李文敏离世已过去了近6年。  
  那时候,夫权盛行,女人地位低贱,终其一生,连全名都不能流传后世。而这个女人归葬后,却能由当地最高行政长官亲笔为其撰写墓志铭,对其生前品行不惜溢美之词,足见“夫贵妻荣”,其夫李文敏影响力之大。  
  李文敏究为何人?故去近10年,还能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  
  李文敏,字少頫,号捷峰,其先祖是明朝成化年间从三原县李家桥迁徙至西乡的。其家族世代以耕种、读书为业。父亲李清禧因为家贫,担任吏员这样下级差役。十五岁时,母亲过世。李文敏自小聪慧刻苦,十八岁为县学生,又前往关中学院学习。道光二十六年,29岁的李文敏乡试得中,遂于咸丰初年担任城固县乐城书院山长(即书院的讲学者),第二年担任礼部主事,后在沈阳督办皇陵修建有功,升任礼部员外郎、郎中。紧接着又操办道光帝及皇后丧礼,为恭亲王奕䜣所器重,加三品衔赏戴花翎。从此李文敏的仕途一路顺畅。  
  在担任天津府知府期间,得曾国藩赏识,并夸赞其“为方面中不可多得之员”,累官至江西巡抚。李文敏每到一任则评定冤狱,整肃军队,赈济灾荒,注重以文教化民众。他还时刻心系家乡,为汉中各大书院捐赠书籍,为县学捐款,以资县里饱学之士赶考之用。  
  然而宦海沉浮,谁都不可能是“不倒翁”。后来,李文敏竟因为没有安插左宗棠推荐的人担任空缺的要职,遭到弹劾。幸亏慈禧太后及光绪帝很是眷顾于他,就以他年老,被人蒙蔽,受到迷惑为由,要他在不降低官衔的情况下,回家休养,至于御史弹劾他的四条罪状就不再深究。就这,对方还不依不饶。连与李文敏莫逆之交的彭玉麟都为此愤愤不平。然而,李文敏却无半点怨言,也不做任何辩解,径直回到西乡。过了两年,朝廷又下诏起用李文敏,要他担任两江总督。李文敏以年老体衰为由,推辞了。五年后(光绪十六年,即1890年),故于西乡,享年七十三岁。  
  后人评价李文敏:虽然从寒门、底层起步,成为封疆大吏,却始终不失书生本色,一点也没有官僚习气;虽在外任官,却热心家乡公益事业,出钱修桥,疏浚北山沟渠;很注重提携家乡士子,提携西乡读书人七人科考得中,归乡期间,常常在他的私家宅邸“继园”邀集县里名士,吟诗作文,对那些优秀文章的作者还给以奖励。  
  这样一个朝廷大员,在西乡当地的影响肯定不小,西乡的父母官对他必须是“高山仰止”。他虽然不在世了,可余威尚存。  
  李文敏在江西巡抚任上,因治军有方,筹饷有力,赏加头品顶戴,推恩至三代。也就是说三代以内,还可以享受这样的政治待遇。所以,他虽然逝世十余年,可他的儿子李友杜(李友杜是他与元配田氏所生,陈氏生育、偏房熊氏所生子皆夭折)仍能享受“候补知县”的待遇。 
  李友杜这一生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就是“三品廕生”。实际上,终其一生,他确实也并无多大建树。只在同治元年,滇匪蓝大顺攻陷县城后,督促团练作战,被匪徒砍伤脖颈掳走。伤愈后,在洋县脱逃。回来后,辅助父亲在乡里搞一些修桥铺路,资助贫苦人之类的民生工程,还不忘结交县内外名士。 
  而这位叫张鹏翼的知县,怕是不敢怠慢李文敏后裔的,当李文敏的儿子李友杜央求他为其母撰写墓志铭时,自是不敢推辞,只好秉笔书写。  
  而铭文后提到的朱存诚、田鑫又是何人,和李文敏又有怎样的联系?  
  朱存诚,本县城东人,自小胸有大志,饱读诗书,以朱熹后人自居,恪守程朱理学,为李文敏所器重。县里的重要文书皆由他主笔起草。他精通书画,尤擅长隶书、篆书,还擅画兰花、山水。历任潼关训导,关中书院监院,陕西师范学堂学录。闲暇之余,还喜欢制造仪器。他制作的木牛流马引起了当局注意,拨专款成立机器局,他制作的割麦、种田等农机让人眼前一亮。后清政府倡导变法,他积极响应,应当时西乡知县阎佐尧之请,回乡担任高等学堂堂长,教授经史书画,又筹办中学、女学及师范班。解职后,还专门开辟了二十亩地,开办果园,种植柑橘、葡萄等,尝试造纸、购轧棉机,兴办实业。  
  他的妻子陈氏,字玉洁,知书达理,接受新思想,倡导女权,曾打算游学日本,未能成行。或许,这位陈姓女子和李文敏的夫人陈氏是姻亲?这个,不是没有可能。  
  田鑫,官职为江西赣县县丞,难道是李文敏主政江西时提拔的?其妻朱氏,在其死后,独自抚养其子。同治元年蓝匪陷城后,自缢身亡,又遭火焚,尸骨无存,被清政府表彰为“节妇”。朱氏极有可能是朱存诚一族。立此碑时,田鑫应该已辞世,可碑文中仍然署上了他的名字,从铭文后“如胞弟”三个字,足见这位县丞和李文敏之子的非同一般的关系:不是一姓,却能如一母同胞。另据李文敏墓志铭,李大人的元配,即第一任夫人姓田,这位田鑫,毋庸置疑,一定是田氏姻亲。  
  综上可知,李文敏的夫人陈氏的墓志铭,清晰地勾勒出李氏家族与朱氏、田氏家族的密切关联,串起了李文敏之子李友杜与当时西乡仕宦的千丝万缕的关联,足见李文敏及生前威权影响力之大。(以上所叙述事实参考薛祥绥编撰的“西乡县志”,后称“薛志”。)
  
  附:  
  诰命正一品夫人李母陈夫人墓志铭  
  夫人河南陈州府处士陈公年荣之少女,前江西巡抚捷峰中丞继室也,嫡子三品廕生候选知县友杜,子小峰,生子一,尚元幼,殇。女一,适布理问李君会瀛。孙三,学侗,学修,学伯,俱幼。  
  夫人朴诚庄静,年二十二,归李氏。家犹寒,素能承舅姑,以得其欢,能任家事,以佐其业。中丞公勤学,夫人挑灯伴读,寒暑无间。训子育女,慈爱端严。同治纪元,蓝逆陷城,夫人携幼稚,仓皇避难,宿露餐风,备尝艰苦。幸举家无恙,虽劳瘁晏如也。迨中丞通显,服官京外,垂四十年,家渐丰。而夫随宦理家,政宽以驭姬妾,惠以待下,人无骄志,无惰容。生事葬祭,持以礼法,衣服饮食不逾儒素。赒亲旧,应宾客,皆尽恩谊,族闾姻党,莫不称之。诰封正一品夫人宜也。生于嘉庆二十四年九月既望,光绪二十一年冬十一月薨,年七十有七。  
  未薨前夕,犹聚姻族,观剧甚欢。顾谓子孙曰:“中丞先逝已六年矣,忍让宽厚,勿忘先训。”呜呼,竟不知其为遗嘱也!痛哉!是年十二月十八日合葬于象鼻山中丞公墓右。光绪庚寅,余宰是邦,与中丞相过从,得其梗概。今年复莅此,子小峰浼铭于余,不得辞。铭曰:端诚庄静,令德孔彰,贤孝慈惠,懿训不忘;服其命服,朱芾斯皇;簪缨似绩,遗泽孔长。  
  同知衔前代理榆林府事署汉中西乡县知县蜀西张鹏翼撰铭  
  候铨儒学训导门人朱存诚顿首拜书丹  
  监提举衔江西候补通判前赣县县丞如胞弟田鑫顿首篆盖  
  (2014年11月3日断句,标点)
  (西乡县文化文物广电局 樊义强)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最早入藏西安碑林的墓志——《游师雄墓志》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