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易俗社”第一任社长李桐轩
发布日期:  2017-12-15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蒲城考院有关名人连载(三)
  

  蒲城清代考院始建于清光绪十七(公元1891)年,距今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目前全国保存最为完整的清代童生考试场所。光绪三十一(公元1905)年,科举制度被废除后,为了充分利用这座考场,县衙在此基础上成立了蒲城县第一高等小学堂,陕西“易俗社”第一任社长李桐轩曾在此任教习一职。 
  李桐轩(1860~1932)名良材,字桐轩,亦作同萱,自号莲舌居士。陕西蒲城人。父智威是个农民,很重视子孙的读书。其子李仪祉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水利专家。
  清光绪四年(1878),桐轩与胞兄异材同时考中秀才,因家境贫困,桐轩去华州任私塾塾师。二十八年(1902)与同县举人张拜云在同州创办求友学堂,以科学知识和爱国思想教育学生和子女。光绪三十年(1904)他的两个儿子李约祉和李仪祉考入京师大学堂,他作诗六首相送,诗中有云“唯华人兮神明胄,不可奴兮不可虏”;“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于愚弱最可耻”。次年,他主持重修《蒲城县志》,为民间豪侠“刀客”王改名立传。知县李体仁审稿时批“悖逆”二字,蒲城县弃而不用。
  三十一年(1905)井勿幕由日本返陕,宣传孙中山革命主张,发展同盟会组织。李桐轩率先加入中国同盟会。三十二年(1906)任蒲城高等小学堂教习。同盟会员常铭卿(常自新)、陈惠亭、李桐轩等担任教习,他们在学生中传播革命思想,并发展了年龄较大的学生张鹏(张云程)、窦树槐(窦荫三)、米天霜(米森若)、米登岳(米浚生)等十余人为同盟会员。 
  1907年.李桐轩与同盟会会员常自新等组织教育分会,教育分会成立后,同盟会利用教育分会的合法地位,在学生和城乡群众中开展革命活动。并组织讲学队、演出队,利用星期天和城乡集会向群众进行讲学和演出街头戏,宣传民主思想,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清政府的卖国罪行,痛斥贪官污吏的丑恶行径。李桐轩还编写了《黑龙江》、《一字狱》等戏本,广为宣传,利用回家的机会,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  
  县教育分会的活动,引起了蒲城县知县李体仁的惊恐和注视,他写信给陕甘总督升允说:“中国祸患,将来不在外洋,而在萧墙之内。”光绪三十四年(1908)七月,高等小学堂管理刘友人调升勉县教谕,李体仁企图派其心腹苏民章、冉澍川继任管理,暗中监视学堂师生活动,被学生识破阴谋,表示拒绝,以致彼此相持。至九月初一日,李体仁来到学堂,学生提出自治二十条,要求准予自治,大意是,暂不续派管理,有事请由监督(李体仁自任监督)亲临办理,俟至年终另举妥人。李体仁迫于学生要求,勉强同意,并于学生自治规则上增加“不遇星期,学生不准外出”一条,其用意仍在限制学生活动。 
  初九日晚,教育分会会员雷电因厨夫魏姓常私自外出,疑有他故,潜侦其所向。至巡警局见他与县署轿班人员在一起赌博,雷便集合十几名学生冲散赌场,拿获赌具和何问章等四名赌犯,移送县府处理。李体仁竞恼羞成怒,一面上禀提学司,谓教育分会常会长越权妄为,要求解散教育分会;一面唆使贡生苏民章、冉澍川等诬告说:“教习唆使学生自治,以固禄位;学生博欢教习,图积多分。”李体仁在禀文上批了“禀如属实,教习、学生均欠文明”,并令将禀批传示学堂。常铭卿、陈同熙等教习见禀批气愤辞职,于十二日搬出学堂。学生为挽留教习,于十三日向李体仁具禀辩诬,言多顶撞。李体仁阅之大怒,疑禀文出自常铭卿手,即派差役驱逐学生出学堂,锁了大门,贴上蒲城县正堂封条。学生不能上学,于是暂时到北街关帝庙内,成立“自治公学”,推年长的学生雷忠诚、李望古、苏炳吉任教习,继续学习,并推选王之翰等三人密赴西安控告李体仁。同时李体仁亦向省提学司诬禀:“学生迁出学堂,系教习指使,请准解散另招。”提学司余垄不察实情,批将教育分会解散,并将学生解散另招。 
  九月二十二日(10月16日),李体仁亲领差役二百余人,手持武器,先到教育分会逮捕常铭卿,后与劣绅原烈到关帝庙逮捕学生,学生虽尽力抵御,终以寡不敌众,四十余名学生全被缚绑。同时派人到教育分会和县城大什字巷井崧生家中搜查同盟会的文件,又派人追捕外出教习和在家的学生。李体仁回署后,立即坐堂,先将年龄较小的何绍仁叫出来毒打拷问,继叫雷忠诚问:“你是自治会会长,学生代表,派人上省告我,一定是革命党。”雷答:“我只知办学堂是力行新政,不知道什么是革命党。”李愈怒,喝令打嘴。打一百无招,又打三百,雷被打得手皮尽脱,仍然无招。接着又把其余学生逐一唤出,严刑拷问,要他们招供搬出学堂的指使人及当地革命党活动情况。学生冯士斌因在关帝庙抵御中打落了李体仁的帽子,被打尤为残酷,曾绝气数次,用水激活,前后被杖一千,几至殒命。这些学生受刑后,虽嘴肿如瘤,臀血淋漓,但都正气铮铮,无一人招供。李打完学生,又把常铭卿提出,说他是革命党,常不承认。先打嘴二百,再打手掌五百,致使手已见骨,连身子都浮肿起来,但常始终没出声。时已半夜,李始退堂,师生被严加管押。学生原斯建受刑过重,被释回家,不久死亡。 
  “蒲案”的消息很快传到西安、上海、北京及日本东京等地,各地革命党人和各界进步人士纷纷向陕西当局提出抗议和质问,省内商州、凤翔、同州等地中学,三原宏道学堂以及西安和各县的不少学堂相继罢课,以示声援。省城的师范、高等、陆军等学堂的师生代表在省教育总会集会抗议,并以教育总会名义发出三项决议:一、各学堂一致罢课,声援“蒲案”师生;二、推举代表向巡抚衙门请愿;三、坚决要求惩办李体仁。次日即到巡抚衙门请愿。西安各界人士还隆重为“蒲案”死难学生原斯建举行了追悼会,到会三百多人。西安高等学堂的祭文写道:“何日杀贼,粉身碎骨,剖心致祭,慰君幽魂。”西安师范学堂的祭文写道:“宁牺牲夫六尺兮,毋坏我辈自由,……祝群起以沁航兮,誓破釜而沉舟。”在上海的陕西籍学生和知识界人士,把“蒲案”的新闻交于右仁在《舆论报》上发表。陕籍学生通过《夏声》杂志发表“蒲案’’消息,要求申明公理。当时刚从北京师大学堂毕业在京的蒲城籍学生从极(龙门)、李博(约祉)、李协(仪祉)等人,联络陕籍京官刘华、晏安澜等在京进步人士共三十多人,具本参劾李体仁。清朝政府迫于形势,不得不谕令陕西巡抚恩寿“将所呈各节,秉公确认,认真究办,据实具奏,毋稍回护”。翌年一月,经恩寿奏准,将李体仁“即于革职,不准援例捐复”。  
  清宣统元年(1909)十月,陕西咨议局成立,李桐轩被选为副议长。他与郭希仁、井岳秀等同盟会会员控制咨议局,使其成为同盟会的秘密据点。1911年10月西安起义时,因土匪蜂起扰乱,毁坏了境内所有电线杆,陕西与外界断绝音讯。他自请去武昌,向湖北军政府通报信息。  
  他是全国读音统一会会员,1913年赴京参加制定“注音字母”工作。此前一年担任省修史局总纂,与修纂孙仁玉在整理史稿之暇,研究社会教育问题,深感戏曲对移风易俗关系重大,遂与井勿幕等发起创办易俗伶学社(后改名易俗社),聘请名艺人陈雨农、党甘亭等为教练,招收学生,既学戏曲,又学文化,并在该社修建之剧场经常演出,使易俗社不但成为一所戏曲学校,也是一个新的剧社,在全国独树一帜。  
  李桐轩在易俗社初创时期,先后担任社长、评议、编辑及名誉社长等职。他用半生心血倾注于易俗社,被誉为陕西“新剧界之星宿”。为了回答一些封建思想严重的人的讥讽,他写了《赠易俗社友》与《答长公》等诗,诗句有“晨兴教歌舞,亲履粉墨场,知我谓我乐,不知谓我狂”,“结社得良朋,易俗传清响,寻乐且偷闲,敢希识者赏”。  
  李桐轩在戏剧创作方面成果颇丰。加入同盟会后,他就编写过《黑世界》《鬼教育》《英雄泪》等剧本,以后又为易俗社写了《一字狱》《亡国痛》等大小剧40多个;还写了一本《旧戏甄别草》,对过去流行的几百个剧目,进行了分析评价,划分为可去者、可取者与可改者三大类,取舍标准“以影响于人心为断”。他的遗著还有《民兴集》《兵农说》《井邑说》《慈幼篇》《集孟政谈》及《莲舌居士传》等十多种。《民兴集》是一部白话通俗读物,有他自创的《注音字母教学法》,寓识字于纸牌游戏之中,不识字者学之数日可通。他的幼子李隼(知祉)八岁因病耳聋,由于在失听以前学习了这种识字法,掌握了自学中文的工具,又能刻苦自励,加上哥哥仪祉等人指导,终于攻克了学习数、理、化和外文难关,成为一位以绘图见长的土木工程师。  
  李怀着一颗爱国救国的赤子之心,不断撰文抨击误国害民的“恶魔”。他在《莲舌居士传》中写道:“利国者不顾家,福民者必忘身。恶有问舍求田而为英雄者乎!恶有利己而不害人者乎!恶有以慈善假面示人而非恶魔者乎!”然而,身处新旧军阀混战、“恶魔”横行的时代,他无力回天,消极悲观,最后皈依佛教。1932年3月26日病逝。  
  为了铭记历史,更全面地向人们展示考院及“蒲案”的历史,2014年考院一期布展时,设立了“蒲案”专题展,向人们诉说着李桐轩等人的爱国情怀。       (高敏)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浅谈如何让县级博物馆文物“活”起来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