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陕西略阳文峰塔考辨
发布日期:  2018-04-25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作者:马爱平

  时下对于陕西省内古塔之研究,尚以陕西师大赵克礼教授为首。克礼教授统计陕西省内共有古塔287座,略阳县以白水江铁佛寺佛骨灵塔、县城南山古塔入录。铁佛寺古塔因其铭文即知为明正德年月天禅师佛骨灵塔,其种类、性质、用途可谓一目了然,不再赘述,而位处略阳南山之古塔则颇有考辩之处。  
  略阳南山古塔为密檐式实心砖塔,通高约二十四米,底层边长2.35米,周长14米,塔基以条石砌筑,底层券门面北,各层均有券龛。每层间叠涩出檐,下砌菱角牙子(俗称狗牙子),攒尖顶,塔刹原为木杆,高约二米,二层正中刻 
  “福地祥云”字样。塔最上三层于2008年地震中震裂,后修复,换掉塔刹木杆。南山古塔因其铭文只有清道光庚戌年(公元1850)略阳时任知县张志湜所题“福地祥云”四字,对于塔的名字、用途则只字未提。再结合县志有“张志湜,字笃生,灵台进士,道光巳酉年(1849)年修塔于玉文山,建奎楼于新城,以补风水,同治初,楼被贼毁,塔今尚存。”记载来看,也只能大略知道南山古塔的修建原因是“补风水”。既是有关风水的古塔,那么究竟是哪一类风水呢,是禳灾镇邪,还是聚气接脉,亦或装点山川和为纪念祈福而建?凡是存在的事物,必有其直接的用途和含义,断然不会出现无目的,无意义之事物。目前虽然没有有关略阳县南山古塔的名称和用途的直接文史文物证据,但也不是没有方法来考据。这个考据方法就是依据大量的旁证建立一个指向明确的,合乎当时历史事实,合乎逻辑推理的证据链,从外围入手,以用归纳旁证的方法来辩明南山塔叫什么名,或者归属于风水塔的哪一类,以及对当时的略阳县政权而言有什么主要的,现实的功能和意义。  
  首先,以光绪《新续略阳县志备考》中“(张志湜)道光巳酉年(1849)年修塔于玉文山,建奎楼于新城,以补风水”的“建奎楼”和“补风水”入手,看看是补的什么风水,看看略阳南山古塔是和县城的奎楼建,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最后再判定南山古塔的名字和用途。  
  奎楼即是魁星楼,供奉魁星,主文章兴衰和科举,一般修建于县衙边文庙内的东南方向。而张志湜修建奎楼的背景是因为光绪七年(1827),略阳县城遭受大水灾,县城衙署、文庙被毁,由前任知县郭熊飞迁县治和文庙于凤凰山新城,新城内的文庙之初并无奎楼,水毁县城(今县城位置)被称为旧城。继任知县张志湜便于道光巳酉年(1849)修建南山古塔和奎楼(道光庚戌年,1850建成并题字),用以补充新城的风水。县治和文庙搬迁后,位置变化后,其对应案山,朝山、脉气等风水布局必然会变化,必须调整风水布局方不妨,这在堪舆学盛行的明清时期尤为重要。  
  略阳县治本建于象山之南,自古称“山峰环矗,江涛汹涌,道路险恶,控扼蜀门,兴(略阳)、洋、利、阆,为三秦蜀陇咽喉”。县城四周群山围合,八渡河、嘉陵江左右绕之,玉带河东南相迎,会于今南山之下三河坝。但是因为旧县城被三水围绕,且城墙俱为土筑,所以多遭水患,当年迫不得已改治于阳凤凰山南麓新城,即今党校后面。新城脚下是由东南流来的玉带河,玉带河对岸是三座山峰,由东向西依次为小景山、玉文山、大景山,此三座三峰在雍正县志地图中又被称之“文笔山”(此处疑为风水学之笔架山)。南山古塔便是建于大景山半坡,坡外向西就是嘉陵江大峡谷。且建塔的位置处于大景山向北(当时旧城,今县城方向)延伸的一小缓坡上,势如一把坐南朝北的靠背椅,主峰是靠背,而建塔处就是凳面。而在凤凰山南坡的新城而言,这个“凳面”刚好位于其西偏南方向。  
  古人修建城市,必先考虑风水问题,这在明清时期最为盛行。据清人高见南所著《相宅经纂·文笔高塔方位》有“(古)凡都、省、府、县、乡、村文人不利,不发科甲者,可与甲(东偏北)、巽(东南)、丙(南偏东)、丁(南偏西)四方位上择其吉地,立一文笔坚峰,高过别山,即发科甲。或者于山上立文笔,或于平地建高塔,皆为文笔峰。”再据中国古代建筑史学专家,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张驭寰教授研究有“中国古代对一座城市的建设,首先要选地。在选地时要考虑风水学说,如城市的四面要相同,左边与右边设有空缺之部位,如左有山,右有水;防止后空,如有一方空缺时,要建造一座塔来弥补。一般来讲南低北高,达到前低后高,起码要平川,前后相同,前端要高,后部要低。城市后部依山为最佳。否则,后人县官上任之后,看到城市的选址有问题还要进行补缺,如东北角缺山,后空,在那个地方修一个塔,常建文峰塔。如果县里几年中没人中举,不出一个人才,那么要在这个县城的东南角修一座文峰塔。这样,全城才能出人才,文峰塔就是这样产生的,所以在全国各县城都有文峰塔。”  
  根据略阳道光新城和南山古塔修建的方位,以及和新城奎楼同时修建的时间分析,按照清人高见南学说,今张驭寰教授之风水塔研究,略阳南山古塔很可能就是为改变本土文运不昌,科甲不兴的一座“文峰塔”。如果能查到略阳县在明清时期的确有“文运不昌,科甲不兴”的证据,那就可以确定南山古塔就是风水塔类别中的文峰塔了。  
  欲考略阳文运及科举情况,必先涉及略阳明清以来文庙的变迁情况。所谓文庙,在地方而言,即学庙或称庙学。古代中国文庙就是以办学为宗旨,将学习儒家经典的学校与祭祀孔子的礼制性庙宇相结合的国家行政教育场所和祭孔场所。它由政府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直接管理,重在“学”字。而出不出人才,除过教育环境,师资力量以外,在讲究唯心论,堪舆学的古代而言,就是文庙的风水问题了。那略阳明清时期的文庙究竟有没有风水问题呢?  
  按嘉靖《略阳县志》卷五陕西提督学校副使何景明撰之“重修儒学碑”(此处儒学即文庙和学校并合的庙学,其中“右高为庙,左下为学”)记有:元正和十年(1350),(略阳)知县李舜臣建学(文庙)于县东北(即凤凰山下,八渡河西岸,现县政府所在地)。这个地方一直使用到明初正德十四年。因为明正统十三年(1448)、成化四年(1468年)、正德十四年(1519)三次大水灾,文庙毁坏,才由由时任关南分巡道台吕克中明于正德十四年(1519)左右,迁移至象山之下,县治之北。之后由李遇春于嘉靖辛亥年(1551),王之臣于万历九年(1581)重修,地址未变。  
  陕西提督学校副使何景明在“重修儒学碑”中遗憾略阳人才难出而慨叹到:“然百余年来,人物声名,尚未底于显荣,岂以僻于梁,雍之间乎?亦由屡兵荐沴,役繁生鲜,而挟册鼓箧之徒,不得以隆其业也?”  
  到了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时任知县申如埙把文庙又改迁到元朝旧址上去(即凤凰山下,八渡河西岸,现县政府所在地)。改迁的原因就是调整风水。查雍正《重修略阳县志·艺文志》毛芬所撰之“改创庙学记”有:“自唐宋以迨国朝(明),代毓英杰。权公皋,权公德舆以宰相、柱史蜚;宋则周公道、王公大才,以八座招抚竖节,国朝则卜公奯、封公库实,以给事主政开先,彬彬济济,日见燀赫。惟庙学在凤山之麓,宣德后改学北关,旋改城北,而文脉逐斩,略阳士子郁思复旧址久矣。”  
  在毛芬所撰碑记中,明确提到略阳之所以百年来不出人才,是因为以前改迁庙学于象山后,断了凤凰山文脉。同时,此碑记记有知县申如埙对象山风水进行了大量维护和修补事:“邑候申公来令兹土,政教休明,惠风逖鬯,然犹以兴学崇文为第一务。谓山脉来自象山,于是断其路以联其脉也,建楼以竖其牙也,开道以通其气也,立仓以储其粮也。士民大喜耳目改观也,及奉太府王公之命,举修邑志,见永乐前科第蝉联。旧学在凤山之下,因承士民之情,率弟子员往观之,果萃山水之奇,为武兴最秀形胜。遂益体太府王公之意,而推广其事。即改文庙(象山旧庙)为朝天宫,改儒学(旧庙内儒学)为文昌祠,改训导为杜学,存其旧也。于凤山旧址创庙学。” 
  而同时为申如埙改迁庙学撰碑记的乔进璠,时任关南兵备分巡道,驻汉中,在另一篇《改创庙学记》碑记中言道:“自唐宋迨国初(明),科第绳绳然起。惟旧学在东关风山之麓,而英杰蔚兴。景泰后(145-1456)迁改北关,未几,河伯为祟,复改城中,而文脉不畅矣。”呵呵,也是风水问题。  
  由乔进璠和毛芬所撰两篇《改创庙学记》碑记看出,明朝略阳县城的风水布局是以象山为龙山,以接引地灵脉气;凤凰山主县之文脉,兴文运。其实,在申如埙改迁庙学,培补象山风水布局之前,于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到任的略阳知县李遇春就曾经修补一次略阳县城的风水:据嘉靖《略阳县志·卷五》之“迁建南门碣”记有:“(知县李遇春迁建南城门)则门新洞开,坐对严正,风自南来,可以濡薰和之鼓舞;水流北匪,而演波派之潆回。风水协吉气以钟胜,概以聚主县之抚驭。士民之居处,地方之奠安,有亿万无疆之休矣,企曰小补之哉?”此处来说,迁建南城门,就是补风水,以接纳南方之吉气,保佑县之政权。  
  因为象山是略阳的风水山,连略阳这个名字都是“以其用武之地曰略,治在象山之南曰阳”而命名的,所以在堪舆学盛行的时期,世人多有保护之色彩,总怕伤其风水。据光绪《略阳乡土志》卷一历史部马良传有:“嘉庆十八年(1813)(马良) 兼护游记。值厢匪吴爪爪犯境,焚掠东关,或以掘断象山,以绝贼人入城之路。良不可,谓凭高扼险,制敌之策,若断路拒贼,反为贼笑。乃置兵数十人于象山之顶,贼至,以鸟枪击之,城赖以全。以功升都司,驻防叶尔羌。”这段春秋笔法表面上是说马良有勇有谋,其深层意思还是说保护了象山风水就会获得好报的因果理念,马良就是没有掘象山伤风水而获得了升官的好报。因为保护象山风水而得好报的还有一人,查道光《重修略阳县志·人才部叶馨传》有:“(知县)叶馨。工诗,尤精青囊术(五行八卦堪舆星象之术)。雍正初,略阳城垣倾圮,虎夜入城,至暮人即键户,不相通问,盗贼乘之行窃。馨到任,周视,语众曰:‘宜斯土民穷而官不迁?’因修各城门,门上建房为守望,街口遍树栅栏,严禁夜行,虎患除而盗亦息。复建奎星阁,彰善坊,以士励风。署后象山下,曩断山麓,运土补筑,不三年,以卓升常德知府。”这段更牛的春秋笔法说明精于风水的叶馨知县,因为修补崩塌的象山而得升迁的果报。古人修志历来惜墨如金,而在此费墨特书尤精青囊术的叶馨除为百姓除虎患、盗贼而外,还修补象山,重建魁星阁以改补风水之事,可见和重修光绪县志的风水行家谭瑀知县是心有戚戚焉。  
  天启元年(1621),迁到凤山脚下的庙学(文庙和儒学)使用不过七年,又遭大水损毁。时任知县周延申只好把庙学再迁回象山之下,县治北原址(道光《重修略阳县志》·建置部·学校)。明明是个风水宝地,咋就是服不住大水,看来略阳庙学(光绪县志称儒学)的风水问题真是不好处理。  
  至乾隆四十八年(1783),清略阳知县高瑆创建嘉陵书院于凤凰山旧址。高瑆继续哀叹略阳文运不昌,科甲不举的现实,其所撰《创建嘉陵书院碑记》云:“前明以往,人才蔚出,登贤书,题雁塔,理学事功,接踵彪炳者,不一而足。固知学校隆而人才盛,自古皆然。然何独盛于昔而衰敝于今也?”。继任知县李俌亦然,其所撰《嘉陵书院碑记》有:“及皇上(乾隆)御极(登基)之初,加意作人(培养人才),并令郡县建立书院,式敷教化。尔时守职奉法者实力举行,俱有成效,独吾略(略阳)以地僻民稀阙焉?”。这两通碑文都叹息略阳教育不兴,人才难出,同时还揭示了自乾隆年初,朝廷号令各郡县建立书院培养人才,并作为政绩考核内容的史实。  
  同样哀叹略阳人才难出,科举不兴的还有明朝陕西巡抚龚懋贤。龚懋贤因知县王之臣于万历九年(1581)重修略阳庙学所作《重修庙学》碑记曰:“……夫如是山川,如是教法,而以今睹秦之人士,反落落远不逮古。至于支城岩邑,并制科乡举,百年不一二,睹者此何故欤?王子来令略阳,首以增治学舍为务,毋乃谓其故在此矣!”看来略阳县百余年人才不举的情况严重,知县着急,省巡抚也着急。  
  清道光七年(1827年)略阳县又遭大水。这次大水不仅冲毁了县城,就象山之麓的文庙也毁坏了。当时知县郭熊飞遂于道光十年(1830)迁县治和文庙往凤山之阳(今凤凰山南坡党校后面王家坪,距水毁旧城仅数百米之遥)。郭熊飞亦在所撰《移建文庙碑记》中言道:“略阳自国朝(清)以来,登贤书(中举)者二,捷南宫者(中进士)仅一人。”清道光十二年(1832)知县贾芳林在所撰《重建嘉陵书院碑记》说到:“略邑古多文人,竟百年无登贤书者,”“略邑之百年余年不发科者,固属自外生成,而司牧者亦难辞其责也。”  
  看来略阳文运不昌的实际情况贯穿明清两朝数百年而未有大的改变,而且这种现象已经演变成一种政治问题。(注:略阳新城修于道光七年即1827年,成于道光十年。自道光十年即1830年启用新城,至同治元年即1862年被太平军焚毁,文庙留,奎楼毁,历任以嘉陵书院作为署衙,新城县衙使用不过32年。直到光绪三年,1877年,才由知县高振鹏迁县治并文庙于旧城,自搬离又归原址共计47年))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知县谭瑀重修高台文昌庙(非文庙,在当时旧城高台), 文昌庙是供奉文昌帝君,保佑文人仕子文运亨通,科举兴旺的场所。谭瑀在所撰《重修文昌庙碑记》中云“我圣朝以来,以武功定鼎,即以文治化民。神道设教,实寓于利用祭之中,自王畿以递省会、郡邑,莫不建立文庙、武庙、文昌庙。春秋太牢之飨,文庙而外,惟武庙、文昌庙有之。典之钜也。考《天官书》:‘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官。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六曰司录’又《星经》:‘文昌六星象灿陈于天上,而精灵遍布人间。’”“今而后,孚乃利用禴,可以占引吉于萃聚;可以占元亨于允升矣。”这位谭知县可谓五行八卦星象学之专家,其碑文中不乏专业术语,看来是风水行家。很遗憾,谭瑀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调离了略阳。如不然,谭公恐怕会在修补略阳县城风水布局上有大动作哩。到了道光二十九年(1849),知县张志湜继续修补略阳风水布局,(于新城)开始修建玉文山(今称南山)风水塔,和新城文庙奎楼风水工程,次年建成乃题字于塔上。 
  至此,可以看来自明朝初(1448)开始至清道光二十九(1849)年之间,略阳的确有“文人不利,科甲不兴”的风水现象。在从上有陕西省巡抚,从下有知县等发出哀叹的同时,历任乃建修、重修庙学以及自乾隆初年兴起的书院,并且力图通过“补、改”略阳县治、文庙等处的风水布局,力求解困。而略阳县治因为水毁搬迁至凤山南麓之后,文庙随即修建在新县衙的东南方位(光绪县志地图),即堪舆之“巽”位,巽为风,风柔顺于左后维,为文才或心性。而就新县城布局而言,是北靠凤凰山,南对玉文山(前志称文笔山),山下玉带河,东依武兴山,呈北高南低地形。惟其西南即旧县城和嘉陵江峡谷方向形成空缺,案山太远,不能凝聚地灵脉气。为了弥补这搬迁而后的风水缺陷,必须在新城西南方向找一个地方,建一座塔,用来锁住略阳新城的地灵文气。而玉文山塔就是建在新县城的西南方向,属堪舆之“丁位”(西南方),是补风水佳地。前文乔进璠所撰《改创庙学记》中言道:“自唐宋迨国初,科第绳绳然起。惟旧学在东关风山之麓,而英杰蔚兴。景泰后(145-1456)迁改北关,未几,河伯为祟,复改城中,而文脉不畅矣。”这是说,略阳文气发于凤凰山,既然当时县治和文庙已经迁移到凤凰山,那么“守气”就是头等大事,所以先在南山建塔锁住略阳文气,避免顺西南方峡谷外泄,再在城内文庙修建奎楼和天上魁星对应,就能补足略阳新城风水,振兴文运科甲。  
  又勘南山古塔为坐南朝北,劵门正对北面象山。而象山为略阳旧城龙山所在,劵门北开,正好接纳象山气脉,属吉相。这个风水情况就是张志湜于道光二十九年(1849)建风水塔,修奎楼的最主要原因。略阳县治搬迁至新城后,其对应风水已经发生变化,加上在旧城就因为文人不利,科举不兴,“百余年不发科”,所以搬到新城必须重新调整风水布局,达到文运昌,科举兴的效果。这符合前文清人高见南和今人张驭寰教授研究之说,更符合《天官书》等明清时期官方通行的堪舆风水之说。  
  尽管后来新城奎楼于同治初年(1862)毁于兵火,但因清略阳知县高瑆曾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于凤凰山旧址创了建嘉陵书院,应了凤山脉气,加上道光二十一年(1841)知县重修有旧城文昌庙及魁星阁,所以在新城奎楼的焚毁对整个风水布局上虽有影响,但不至于破局。也许是巧合,自张志湜修自道光二十九年(1849)开建风水塔和奎楼及以后,即有略阳李增荣高中光绪壬寅科(光绪二十八年,1902)进士,所谓捷南宫是也。这个光绪壬寅科进士的出现,是略阳自唐、宋、元、明、清一千一百年间有据可考的第七个进士(道光《重修略阳县志·卷三人才部科名·进士》有:唐、宋、元、明进士之有可考者仅五人:如唐元和初之黄文、绍兴十八年之王大才、至正中之林东、洪武丁丑之卜奯、永乐辛丑之封实库是也。清梁舟,顺治十五年戊戌科进士,官中书舍人),改写了略阳自清朝顺治十五年(1685)至光绪二十八年(1902)两百余年来无进士的记录。至于举人有:高桂林中道光巳酉科(1849)举,赵贾芳中光绪己丑科(1889)举,李增荣登光绪壬寅补庚子、辛丑科举;武举二人,一为武鼎,光绪乙酉(1885)科,一赵仲德(科佚)。光绪《新续略阳县志备考·卷一科名》。至此可谓文运转昌,科甲渐兴,足慰先贤。  
  张志湜所建南山之塔,既然是风水塔,就应该有相应的名字。据张驭寰教授《中国风水塔》讲:“风水塔名字甚多,计有文笔塔、文星塔、文明塔、文风(峰)塔、文奎塔、文圆塔、五虹塔、文斗塔、文元塔、三元塔、文神塔、崇文塔等。”略阳南山古塔虽然没有标注名字,但是根据其转文运的风水功能而言,叫做文峰塔为宜。因为自乾隆三十七年(1772)彰德知府黄邦宁于天宁寺和塔题名“文峰耸秀”后,各地大多以“文峰塔”冠名转文运,兴科甲的风水塔。既然略阳南山古塔有专属的名字,也有其占补风水,转文运的功能,那么在宗教上属于什么派别呢?文峰塔的建修位置是上对应魁星,下占地穴之脉气,属于道教范畴,与佛教没有关联,这也是全国各地文峰塔基本不装佛像,不饰佛图的缘故。  
  今略阳文峰塔俗名“南山塔”,这只是以其位置而名的叫法,颇不严谨,其按地理方位含混称城南方山上之塔,总不能还文峰塔本来面目。今人不仅叫错南山古塔的名字,还曲解为镇水之用。此论须驳:水是有形之物,看得见,寻常可预防,比如登高避险,或加固河堤防规避等。因为古代略阳重要的军事地理位置,一直没有费弃建置。纵观略阳有县志以来记载,尽管历史上有记载的大水三十六次,中水二十五次,进城十五次的水患记载,但县治搬迁却仅有一次,且是短期的。从文献史料上可以看出,随着历史进程,略阳县城的提防工程也在逐年提高,比如先前无城垣,后有土垒城墙,再后又有石堤(此处指民国以前)。而且略阳县城西街早有江神庙,南门外有水神庙,都是祭祀龙王场所,而祭祀龙王就是祈求平安,免遭水患,何必镇之?略阳常有水患,是地理位置所然,尽管时有损失,但不是无救。略阳最大江河属嘉陵江,洪水危害最大,其上下郡县十几处,用镇水塔来治水的话,下游镇住了,上游怎么办?上游镇住了,下游难道就不发大水?处处皆镇,整条大江就不会发水灾?昔大禹治水十三年方成,若果简单修一个镇水塔就能解决问题,何必辛苦十三年,累得连腿汗毛没了?再说,若果略阳文峰塔是镇水塔,有何文物文献资料能给予佐证?有何文物文献资料能给予佐证?更有甚者以“男(南)山塔对女(雨)山洞(和南山隔江对峙的雨山上一洞穴)”之男女不堪故事演绎此塔,这已经和当初修建文峰塔的缘由和目的背道而驰了,也亵渎了这座为略阳兴科甲,畅文运的风水宝塔。 
  略阳文峰塔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特定产物,就其中风水布局而言,只是当时当权者之权宜之计。在科技发达,经济腾飞,教育振兴的今天,文峰塔风水布局问题仅仅为文史研究之必要。上月25日,“九层云外倚阑干:建筑遗产——古塔保护技术研讨会”在西安成功举办,各方专家学者对中国古塔的研究和保护都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这是文史文物界一大盛事。省电视台也及时导播了“我的身边的古塔”节目,笔者曾出镜讲解略阳两处古塔。目前,灾后的略阳南山文峰塔情况稳定,有当地文物部门定期检测和维护,但就其深层的文史研究而言,尚涉及不多,在此亦期望各方专家学者不吝赐教,共同促进略阳乃至全省境内古塔研究,把辉煌而灿烂的中国古塔文化发扬光大,并以此文向中国古代建筑史学专家,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张驭寰教授,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赵克礼教授致敬。(完)
  
  作者简介:马爱平 古诗文作家、古体诗人、县民协副主席、县政协文史研究员。曾有《陕西略阳康海状元后裔考》《陕西省略阳县嘉陵江流域“恩荣寿官”考》《略阳古军事石寨考》”等文史考据刊发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专栏,并登载于人民政协报、西安晚报、汉中日报等各个媒体。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60年前的一次新疆文物展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